Loading...
主页云南省民族商会知名企业家页面

抓一把红土也卖钱——访现代企业家、商业奇才储时健

2015-08-11 15:06:21云南省民族商会93703

今年8月30日,初秋时节,云南省民族商会筹委会一行,专程赴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,拜访出任商会顾问的褚时健。这位当年叱咤云南三迤的风云人物,名冠神州烟草行业的烟王褚时健,中等身材,寸发灰白,两眼寿眉,面色黝黑,神情淡定。他穿一件白色无领短袖T恤,找不见任何品牌标识。着一条黑色裤子还有些灰,套一双普普通通的皮鞋,大约也不是名牌。短袖下的两只手臂晒得黝黑黝黑的,一只手肘拐上还存留有一个受伤没好的疤,后来上果园戴了一顶草帽,标准的一位憨厚朴实的老农。

他现在几乎与外界没有什么往来,更不会接受任何媒体采访,悄悄眯眯地过自己的日子,一心一意盘自己的果园,到也得其所哉。猜想他最喜欢的是淡出人们的视野,让世人忘了他最好。但令人遗憾的是他做不到,这个美好善良的愿望永远不可能实现,即便百年之后也不行。这是因为他对云南省的贡献确实太大了,他把整个中国烟草行业的牌重新洗了一遍。在云南省,在中国烟草行业30年改革开放的历史上,他是最具影响力的卓越人物,书写了最为华美的一章。这是抹不掉的。上至中央首长、省委领导关心着他,时常询问他的近况,嘱咐要“照顾好他的身体”。下至大头百姓,特别是玉溪的普通百姓,一直对他念念不忘。“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”。人生苦短又几经沉浮,有这么好的口碑,一生活得也值了。

后来褚老带大家顺蜿蜒盘旋水泥铺就的山路进入果园。灿烂阳光下放眼望去,青山连绵,绿涛叠翠。面前人高一般的橙子树青枝绿叶,拳头一般大小的墨绿果实累累挂满树枝,它传递出的信息是又一个丰收年即将来临。云南省民族商会筹委会秘书长杨振极目四望,满脸欢欣,兴奋之余问笔者,倘若你用两个字来概述,你会用哪两个字?笔者说,我用8个字——青山披绿,满目滴翠。他说“壮观”,又补充了两个字“震撼”。褚老指着远处看得见的变电站说,从那里开始,果园长5公里多,宽有1公里多,共5个多平方公里。褚老身边的人介绍得更具体,果园第一期开发2400多亩,去年又开发了380多亩,共2800多亩。要不是中间隔条河,整个是一大片。总计种了34-35万株,估计今年可收橙子8000-9000吨,产值6000多万元。再过几年进入盛果期,产量肯定翻倍。现在每棵果树产30公斤左右果子,今后产60-70公斤。笔者默算了一下,那就是2万多吨。

坦率地说,像笔者这样一个普通知识分子,在过去是不可能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烟王的,更不要说今天这样坐在一起面对面闲聊,听他讲如何种橙子。他一开口,话语虽平和,但振聋发聩的真知灼见一套跟一套就来了,现代企业家的风采尽显,老农的形象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脱了将军服走进澡塘子的将军,还是个将军,气质在。褚时健还是当年的褚时健,廉颇虽老,风采依然。

网上有言论说褚时健不是现代企业家,是个枭雄。这是对他的错误解读。笔者认为,褚时健是卓越的现代企业家,杰出的商业奇才。这是客观评价,毫无吹捧之意。他超人出众的本领在于:抓一把红土也卖钱。

天地人造就了褚时健

常言道,时代造英雄。要把褚时健解读清楚,必须把他摆到中国改革开放30年历史的大背景下分析,功也好,过也罢,才说得明白,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。

天、地、人,造就了往日的一代“烟王”,今日的一代“橙王”褚时健。

天者,天时也。众所周知,中国的改革开放,从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讲话后开始起步,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,把主要精力集中到进行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,960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上,东西南北中,党政军民学,一齐吹响了“振兴中华”的嘹亮进军号角。但这个中国特色的现代化怎么个搞法,前无古人设计的蓝图,后无当今世界现成的样板。邓小平英明,给出了办法——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再加上他原来说过的“白猫、黑猫,能捉住老鼠的就是好猫”,这就为中国的知识精英,才子能人企业家,一切有本领、有作为、会捉老鼠的“猫们”,提供了一个史无前例的、无限广阔的发展空间,搭建了一个大显身手展示才华的平台,正所谓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正当其时,1979年51岁的褚时健被任命为玉溪卷烟厂的厂长。他运气好,碰到了这个伟大的时代,有了施展抱负,挥洒才华的机会,成就了他昔日一代烟王的宏大事业,也成就了他今天一代橙王的阳光事业。但是不要多,只要把1979年的历史翻回10年,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。在计划经济体制下,各式各样的条条框框把企业捆绑得死死的,谁敢越雷池一步?褚时健纵有天大的本事,天才的构想也枉然,不可能有多少作为。凭他的能耐苦个劳模当当可以,但要想把个名不见经传的芝麻小烟厂发展成国际化现代大企业集团,那就是白日做梦了。还有他搞的果园,也碰上了国家大力发展非公经济的好机遇。在那个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的时代,农民种一两分自留地还要割资本主义尾巴,你2800亩地,不把你连屁股都砍掉才怪事。30年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,造就了褚时健。

地者,地利也。云南这块红土地,上天的恩赐,土质、气候天生适宜于种烤烟,出产优质烟叶。1945年著名植物学家,也可以说是褚时健的大恩人蔡希陶,设法从美国佛吉尼亚引进了名贵烤烟品种“大金元”种子,在玉溪地区经繁殖、栽培试验和良种保纯而培育出了适应云南风土的新品种。1953年在新中国第一次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上,玉溪选送参加评选的优质烟叶“鸡油黄”被打出108分的高分夺魁。从此,“云烟”秀甲天下,云溪被誉为“云烟之乡”。笔者就此请教褚老,据说全国包括“中华”在内的所有高档烟,如果不加30﹪的云南烟叶,它就高档不起来,有无此事。褚老点点头说:“是这个情况”。由此观之,云南烟叶支撑着全国整个烟草行业。然而,倘若他不在玉溪当烟厂厂长,而在海南、内蒙古、黑龙江……当烟厂厂长,即便实施以烟田为“第一车间”的战略构想,北大荒的黑土地长优质水稻、大豆可以,长不出色泽金黄,油润丰满,清香醇和的优质烟叶来。烟叶如此,橙子亦然。褚时健所种的冰糖橙,种苗从广西、湖南等地引种而来,他种的橙子,品质上乘,两个原产地再怎么的科学管理,也不能同其比肩。何也?水土异也。技术管理可以学、再版,但水土气候条件你学不了办不到,更不可能搬到你那里去。这就是地利,也就是褚时健抓把红土卖钱、变成钱的本质原因。当然这只有他会做,也做得到,因为他有一套点土成金术。你叫笔者抓把红土,它就是红土,想卖钱变钱,天方夜谭,白痴才会产生的念头。


人者,褚时健本人是也。褚老,玉溪华宁人氏,土生土长的本土人。1949年参加“边纵”,1952年入党,他从最基层的服务员干起,尔后指导员、区长、区委书记、玉溪行署人事科长。芝麻官没当到七品,但一路升迁还算顺利。1957年,因“反右不力被打成右派”。什么叫“不力”?你有点良心不整别人那就整你,真所谓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”。当了右派,阴山背后养眼睛,劳动改造去吧。但也好,有这段痛苦的人生经历,提高了他抗打击的承受能力,以后倒大霉能咬咬牙扛过来。他爱学习,懂管理,会经营,天生一个商业奇才的智慧头脑,看得出,抓得住,把握得牢稍纵即逝的商机,具有现代企业家过人的胆识、魄力和百折不挠的坚强毅力。褚时健之所以是褚时健,是因为他有这个禀赋。运气的是他又坐在了玉溪烟厂厂长,这个他最擅长、最能发挥卓越才能的位置上,成就了他日后辉煌的事业。倘若他不在这个位置上,从政当个什么小官,才能被埋没,那么褚时健也就不成其为“褚时健”了。因而应该给当年知人善任,把他提拔到这个位置上的“伯乐”们记上一大功。

褚时健私下对云南省民族商会筹委会秘书长杨振说,我只是个做具体工作的,没有县市,特别是省里的大力支持,事情是办不成的,更不可能有我过去的业绩。这是肺腑之言,当然也含有谦虚、低调的成份。中国的国家体制决定了国有企业要发展,也包括民营企业的发展,不可或缺政府支持,且具有决定性作用。他过去办烟厂,今天搞果园都如此,特别是搞那么大规模的一个果园,背后如果没有各方面有权的人帮助,仅凭褚时健的两个拳头,他纵然三头六臂有移山心力,也是办不成的。但话说回来,领导的支持并不意味着点石成金,否则的话天下事就好办了,简单了,小康社会招招手就来了。企业家的个人智慧、卓越才能、奇谋善断、过人胆识、决定着一个企业成功的命运。

简言之,褚时健是在最恰当的时代,最恰当的地点,坐在最恰当且最能展现他的雄才大略的位置上,天地人三位一体形成合力,助他直挂云帆,顺风顺水,奔向黄金的彼岸,成就了一番宏伟的事业。

褚时健的点土成金术

褚时健的天才智慧在于,他有一套“点土成金术”,使云南这块红土地“尽地力”,把其潜能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变成钱,且不是区区几个小钱,而是一年200亿税利,累计2000亿的巨额财富。否则的话,云南39.4万平方公里的红土地就仅只是一块看上去红通通的土地。古往今来,祖祖辈辈守着这块风水宝地饿肚子的人多的是。

诚然,玉溪烟叶“鸡油黄”名冠神州,获得巨大荣誉,但除了脸上风光,头上光环还有什么?没有了!如果没有褚时健,没有他把红土地的经济价值开发出来,蔡希陶的贡献价值要打折,只能作为他的个人学术研究成果载入植物学的史册。不把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,转化为商品生产,就没有多大实质意义。


诚然,1959年玉溪烟厂就精制出了一箱精品“红塔山”,作为国庆十周年的献礼,送给老人家,抽没抽不知道。然而,在十年内乱及以前,云南广大烟客就没见过什么“红塔山”品牌,只知道名牌烟是“云烟”、“大重九”。是褚时健把“红塔山”打造成名牌叫响神州大地,1995年名列全国卷烟类产品竞争力榜首,1996年又成为消费者的首选品牌。

据有关资料记载,褚时健到玉溪烟厂当厂长时,厂子里的设备一堆破烂,所生产的卷烟居然有头是空的,一点冒明火烧掉五分之一。一包烟十七八支的有,一条烟九包的有,甚至一箱烟少两条的也有,最糟糕的是烟丝中煤灰都会混进去。这样的产品质量还想“吃伙食”,碗里端的是什么内容就可想而知了。红土地,“鸡油黄”,献礼的“红塔山”怎么着?脸上的春风,刮过就什么都没有了。它不生钱。

常言道: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提高产品质量,打开销路,增加经济效益,必须打破制约优质烟叶生产的瓶颈。褚时健“点土成金”的第一个高招,就是把烟厂的“第一车间建在烟田里”,解决了优质烟叶的生产问题。他这一招深算奇谋之厉害,可能他当初做的时候也并没有意识到。现在笔者分析概括为“利用权力与权力的对冲,冲破旧体制的束缚”。按照当时的管理体制,烟叶的生产由烟草公司负责,你个烟厂根本无权插手。地方政府管地盘、管生产、管村民。褚时健找到通海县委和县科委,说动他们求得支持。地方政府利用手中的权利,就把烟草公司的权力“对冲”掉了,于是他在位于通海县的临边地段,建立了玉溪烟厂第一块“优质烟叶生产基地”。从此,生产烟叶的主导权落在了他手里。当然这种做法,对烟厂和地方是互利双赢的,也并没有想过夺烟草公司的权。

褚时健“点土成金”的第二个高招史无前例。按照当时的经营管理体制,烟草公司管烟叶生产,烟草专卖局负责卷烟销售,烟厂只管生产。名副其实的三分天下各占一方,且几十年一贯如此。其弊端是产、供、销相互割裂,出了问题大家都找得出理由推诿,互相扯皮不断,后果是制约生产力的发展。当事时,正处于各行各业摸着石头过河,探索管理体制、经营机制改革创新的起始阶段。褚时健抓住时机,提出理顺经营管理体制,建立“三合一”体制,亦即把烟草公司、烟草专卖局、烟厂厂长的权力集中统一一把抓。这是一个大智慧大手笔玩出的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动作,并且有幸干成了,把旧体制的束缚彻底解套。1988年10月28日,三个部门宣布合并,三块牌子,一套班子。褚时健成为了“三合一”体制的总舵手。更为天遂人愿的是,这年中国烟草总公司决定放开13种名烟价格,玉溪烟厂的“玉溪”、“红塔山”、“阿诗玛”、“恭贺新禧”四大主打品牌榜上有名,占了近三分之一。卷烟的定价权又落到了他手里。在中国,卷烟行业本就是由国家垄断的暴利行业,不容其他行业染指。后来云南省委、省政府又把云南“两烟”作为支柱产业精心培育。这时的褚时健风生水起何等之了得,坐拥产、供、销大权,又手握产品定价权,上有国家优惠政策扶持,下有云南这块红土地优势资源支撑,他又懂管理,会经营,牢牢把握着商机,开创新局面,实现经济腾飞,自然水到渠成。“点土成金”自不待言,“点人成金”也易如反掌。他批个条子,穷光蛋一夜之间可成百万富翁。这没有丝毫夸张,认识他发了大财的人心里有谱。

褚时健“点土成金”的第三个高招,是引进先进技术和设备,改造落后工艺,提高产品质量,降低生产成本,增加经济效益。这几句话说来老生常谈了无新意,其实不然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,国家烟草专卖总局为跟上国际烟草行业技术进步的脚步,特意为西南地区引进了一套先进的技术和设备,指标给了贵州。但有个刚性硬条件,谁要就得掏腰包2000万美金。这在今天不算回什么事,敢砸2亿美金的人多的是,但在当时对一个企业来说,无疑近乎天文数字。贵州方面不敢要,指标转划云南,但没定给哪个厂。褚时健得知消息后,带副厂长火速赶赴昆明,拍板决定要,并把厂子抵押给银行,引进了这套技术和设备。然而,当时的玉溪烟厂,固定资产总值才7000多万元人民币。他这一巴掌拍下去,是把自己的政治前途,身家性命,连同成百上千职工的命运,成千上万烟农的生计,都拍进去了。一旦搞砸锅,给国家带来巨额损失,他这辈子算是玩完了,职工吐泡口水都能把他淹死。这要多大的胆识和气魄可想而知,不言而喻。幸运的是这次他又干成了。从此他站在了中国烟草行业科技进步制高点,领跑全国烟草行业。现在细细分析起来,他的成功之道在于,从古训讲,叫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。按现代意识说,是先进技术和先进设备,对企业发展具有决定性的战略意义。胆识气魄来源于睿智、精明,科学论证。抢占先机一步,金牌收入囊中,登上最高领奖台。

众所周知,现代商业,为了扩大商品知名度,提升影响力,增加附加值,主要营销手段就是打广告。但唯独卷烟是不准打广告的,且全世界如此,无有例外。在中国,每包卷烟上还必须打上“吸烟有害健康”的字样。笔者记得在昆明桂花大厦上看到一条红塔集团明显的卷烟广告词:“启迪广袤思维,点燃无穷智慧。”笔者一辈子搞文字工作,对此敏感,至今记忆犹新。这组对偶句,纯粹从文字上看,音韵相协,对仗工整,读起来韵味十足,颇有诗意。但细品它的用意,就感觉到能想出这组对偶句的人,真是太聪明了。高明之处在于,它把主语“红塔山”卷烟给省略了,让人抓不住做广告的把柄。趁此机会,笔者问褚老,这句话是哪位高手想出来的?褚老平静地说:“这是我平时经常说的”。褚老的驾驶员说:“还有两句,一共四句”。笔者追问之,因时间长,他一时回忆不起来。褚老在旁边不吭气。笔者理解,他不愿再提往日的辉煌,好汉不提当年勇嘛,也就作罢。褚时健一句话12个字,就把云南烟草文化的精髓表达出来了,“点土成金”术有多高,思想内涵底蕴有多厚可见一斑。这是他的第四个“点土成金”高招。

褚时健腾飞烟厂,发展果园的第五个“点石成金”高招是求真务实,干一行,钻一行,真抓实干,成为这个行业的领跑者。笔者问褚老,记得在电视上看到你带一班科技人员下到田间地头,你自己卷卷裤脚下到烟田里,手把手教农民种烟,还为种烟农户提供优质籽种,优质化肥等等。褚老点点头认可确有其事。笔者又问,你如今那么大年纪,据说每星期都还得跑200多公里路上果园,亲自检查各项工作落实情况。褚老说,没有,现在路不好走有时10多天才来一趟。褚老身边的人告诉笔者,老厂长不打麻将不打牌,电视只看新闻,就爱读书,研究果树的栽培技术,并硬要把问题搞懂。有时候睡到半夜三点钟醒来,又起来接着看书,非得把问题弄明白,搞透彻,做到成竹在胸,然后指导、要求管理人员和农户照他说的办。他每次到果园来,一一询问,转遍每一个角落检查落实情况,都80多岁的老人了,还那么苦得,大家敬佩他,也心疼他。

褚老说,这里原来是一片荒山,属于国家18.8亿亩的基本农田耕地面积之外的不毛之地。原来农民种甘蔗,因为缺水,靠天吃饭,甘蔗长势不好,收割时也就两尺多高,捆不起来用麻袋装。我们种橙子关键是解决了水的问题。这里属哀牢山区,又是红河源头,国家注重保护生态,植被不错,水源充足。我们下决心修了四条管道,把水从哀牢山上的一个龙潭引下来,距离大约10公里,每小时能出水300立方左右。山上随便下点雨,水就用不完,多余的水,我们造了大大小小十多个水坝,把它储存起来,算下来总计30多万立方米。果树下都装了管子,可以进行滴灌。天连续大旱三四个月,我们存着的水也够用。水的问题解决了,土壤气候条件又好,采取一些好的管理办法,所以我们的果子比原产地广西、湖南的要好,比美国畅销全球的名果“新骑士”还更好。我们的果子品牌叫“云冠牌”,捏在手里软软的,撕起来皮薄容易撕,甜酸比是18-20:1,吃在嘴里正好合适。嚼起来汁多肉质细嫩口感好不留渣。我们的果子吃两个不嫌多,新骑士吃一个就足够了。美国的品牌果子手掌捏着硬,撕皮厚,甜酸度是10:1。果子只有迎合消费者的需要,才卖得掉,好销。

褚老还说,我们还搞了个有机复合肥料厂,按照每株果树年用肥15公斤的规模建厂,每年生产有机复合肥5000吨。原料是用糖厂提取白糖后剩下的糖泥和烟厂的下脚料,不出钱的,拉来就用。然后补充点氮、钙、镁、磷、钾等微量元素,配上需要的菌种,发酵20多天就成了。我们的肥料养果子,不污染环境,还有改良土壤的好处。自从搞了果园后,这里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改善,比如现在,果园里的温度,要比原来低两度。另外,上山的这条水泥路,绕着每片果园都修通了,采摘果子方便,也好运出去。我们在玉溪还搞了个2000吨库容的冷库,今年再搞2000吨就够用了。果子运下去后,我们有设备筛选、分级、清洗、打蜡、烘干、打商标、装箱、进冷库……

褚老身边的人告诉笔者,这么大一台事,也只有老厂长才能拿得下来。创业之初是非常艰难的。由于当时条件艰苦,很多招来的农民,干上十天半个月,晚上结账后第二天早上人就不见了。老厂长带着管理人员挨家挨户去做工作,有时一天要跑7、8家。现在条件好了,收入高了,你赶他们也不会走了。目前果园有职工280多人,其中农民工有250多人,以后不再增加人了,想进也进不来了。这个果园,都是老厂长用心血一手操办成的,面积上在全国民营企业中是最大的,采用的科学技术是全国最先进的,管理上是全国最精细、最做到位的,所产的冰糖橙也是全国质量最好的……他一连用了若干个程度副词“最”,表达中看得出来,除了说明果子品质上乘,更多的是对他们的老厂长由衷的信服、崇敬。

谈到科学管理,跟随褚老的铁杆更是眉飞色舞,如数家珍。种橙子行、间距十分重要,太密通风光照不足,太稀浪费土地资源。行、间距是老厂长亲自定的。橙子成果期长,每年2月开花,11月初成熟,采摘期50多天必须摘完。花开要疏花,把长像不好的、过密的摘掉一些。结果要疏果,把太大太小的摘掉,控制在一定数量,保证养分充足。疏花、疏果要进行多次。还有就是疏枝……这褚老给我们讲过,就是5、6、7三个月,把新发出的10多厘米长的嫩枝掐掉,保证需要的枝条来年结果多。他还作了示范动作,说这时好掐,长老就掐不动了。

褚老的铁杆还介绍,种果子不容易,很是操心费神的。每小片果园的PH值,即土壤的酸碱度不一样,氮、钙、磷、镁、钾等微量元素含量也不一样。这就要进行化验,既要化验土壤,也要化验果叶,然后通过施肥缺什么补什么,把土壤养份调整到橙子生长需求的最佳状态。老厂长每次上山,这些事都过问得特别仔细,指导特别具体,要求特别严格,橙子也就没有长不好的道理。

笔者问褚老,去年昆明果品市场满街“褚橙”,60元一箱我家买了两箱。我天生不爱吃水果,吃了一个觉得不错,很甜,又吃了一个。当然这其中包含着心理诱导定势,因为敬佩你,你捏的粑粑没有不圆的。但作为普通消费者,根本弄不清楚它是正版“褚橙”,还是假冒伪劣山寨版。褚老有何良策,解决这个问题,维护消费者的利益?

褚老说,我们出厂价是40元一箱,当然你得给人家点赚头,留点利润空间。去年我调查过,一个大的水果批发市场,打着我们的品牌卖的大约有七八十家,确有假冒的。有的10元钱买个箱子,装上他们的货就卖。这样的情况在浙江、四川都有。去年我们买了套国产设备进行试运行,今年花350万元进口了套荷兰设备,可以在果子打上我们的商标“云冠牌”。这个技术他们仿造不了。另外,水果市场的老板也来找我们,说你把货分点给我们,我们就不作假了,先交定金。我说大家订个君子协定,我把货供给你,定金不要,卖完结账,但不准造假,如果发现一箱造假,断货。现在昆明水果批发市场,包括浙江、四川、海南等省,都照这个办法处理。消费者容易识别真假,大家放心吃。这也是褚老“点土成金”的又一个高招,同当年砸2000万美金进口先进技术设备一脉相承,异曲同工是也。

笔者问褚老,当年玉溪烟厂、红塔集团的职工死心塌地跟着你干。今天新平县嘎洒镇和周边的农户又死心塌地地跟着你干。你是用什么办法做到这一点的?

褚老说,我只是想为大家做点事。我了解过,这里的农民,年收入只有2000多元钱,连鸡下个蛋也是折成钱算进去的。农民确实太苦了。到我这里干,一户两个劳力,承包果树3000株左右,年收入在6万元左右,但他们拿不到这么多钱。因为每年5、6、7月疏枝,11月摘果,那是相当忙的。他们得请亲朋好友来帮工,支付工钱大约5000元左右,实际到手的有55000。当然农户的收入,跟果子的产量、质量挂钩。另外,公司建盖了住房,配有猪厩、沼气池等设施,水电每家每户都接通了。笔者想这套办法,就是他当玉溪烟厂厂长时,1982年实行的“单箱工资奖金含量包干”分配制度创新改革,为职工建盖单元房的再版,也是他“点土成金”最著名的一大高招。提高到理论上分析,这是现代企业家建立的一套利益平衡机制。

现在折回头来谈2008年9月《南方人物周刊》发表的文章,其观点认为“褚时健是一代枭雄,但不是现代企业家。假使任何一种毒品合法化和专营,同样可以在这个行业产生一个褚时健”。

“枭雄”这个字眼很有意思,词典对它的注释也是与时俱进的。按中国社科院语言所历经20余年修订,1980年正式出版的第一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对这个词的注释是“强横而有野心的人物”,显然是个贬义。而1996年修订出版的第三版,除沿用第一版的注释外,又增加了两个解释:“智勇杰出的人物;魁首”。显然是褒义。最新的、2008年出版的第五版,全部沿用第三版的注释。这本词典现在对这个词的注释褒义贬义都有。其文章的观点仅作为贬义词用是无疑的,翻的是“老黄历”。

文章关于“褚时健不是现代企业家”的论断,之所以是错误的,笔者上述文章列举的桩桩事实,已经作了正面论述,相信读者自有判断、公论。而最让笔者难以忍耐的话是最后一句,这是地地道道不顾事实的诡辩,而且使用的诡辩术也非常拙劣,最多算个小儿科。他使用的诡辩伎俩,是先假设一个明显荒谬的、无中生有不存在的论据作为存在着的事实依据,即国家允许毒品——鸦片、海洛因、大麻、摇头丸……合法经营和专营,那么所有的人——阿猫阿狗、笨蛋憨包都能成为褚时健,一年为国家创造200亿税利,累计为国家作出2000亿的贡献。放开毒品经营、祸国殃民,永远不可能,按照这套逻辑推理下来,中国也就永远产生不了现代企业家褚时健,而只能产生“枭雄”——强横而有野心的褚时健。荒谬的立论、荒谬的推理,只能得出荒谬的结论。

再论,“吸烟有害健康”,这是不争的事实,但国家允许生产卷烟,消费者有需求。不代表任何人,笔者写稿子左手拿烟,右手握笔。没有烟,笔就不灵光,说其“启迪广袤思维,点燃无穷智慧”有些夸张,但谋篇布局吸支烟,习惯了,这辈子也改不掉了。全国烟厂有多少家?少说上百。改革开放30年,做得好的有,做垮台倒闭的也有,但烟草行业称王的只有一个,褚时健是也,无人可以比肩。这又作何解释?他如果不是现代企业家,能誉满全国烟草行业吗?更不要说他摔倒了爬起来,拍拍屁股上的灰,仅用几年时间,又创办了一个全国面积最大的民营果园,成为一代橙王。

再论,咱们不需要把马克思主义《政治经济学》的经典理论搬出来,就说农贸市场的小菜。天干蔬菜价格上涨,下几场雨后价格就下来了。旺季便宜淡季贵。商品的价格随市场供求关系而变化,最有发言权的是家庭主妇。毒品、海洛因之所以价格昂贵,就因为国家严禁严打,贩卖50克或以上海洛因,抓住就叫你死光光,阎王老爹面前去报到。即便是老外,抓住后总统出面说情,也不能赦免。马克思说,利润达到百分之三百,就有人铤而走险。毒品因为其一本万利,所以吸引亡命之徒提着脑袋干。如果毒品合法化,摆上超市的货架柜台,它能卖的就是小菜价钱,一克海洛因绝对卖不到一包中档“红塔山”的价钱。不信,去“金三角”问问种罂粟的农民,他们发了没有?

如果硬要把褚时健说成“枭雄”,注解只能是褒义词——智勇杰出的人物;魁首。

褚时健精神透视

笔者到新平进果园本是去玩的,不是专程去采访他的,从头到尾没写一个字的采访笔记。笔者之所以写这篇稿子,是因为原来就深为敬佩他,加之笔者原来的老伴也姓褚,跟他是家门,有些亲切感。听褚老讲橙子栽培,就像当年中学时代在课堂上听老师上植物课,且讲得既专业又生动具体通俗易懂。一位名副其实的耄耋老人,有如此生龙活虎、吃苦耐劳的创业精神,自当敬佩之至,甚至顶礼膜拜。这篇稿子,有关果园部分,全凭记忆所写,但记忆是准确的,忠实于读者。

褚时健精神是什么呢?

曹操《步出厦门行》诗: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。诗句豪迈,但仔细一想,空的。千里马老得站不起来卧在马槽边,虽心想日行千里,但它没跑,也跑不动了。有雄才大略的功臣名将,虽步入古稀,依然雄心壮志满怀,仅想想而已,并没有行动,也行动不了,只能当员外老爷。褚时健则不然,今年84岁,在古稀之年创业,仅用了几年时间就盘出偌大一个果园。

褚时健两落两起,特别是这后一落,面临的是灭顶之灾。他居然咬咬牙,挺挺腰又站起来了,大雨过后还现了彩虹。意志坚定,百折不挠,是他的又一精神。翻翻民国史,那些个当年的风云人物,你方唱罢我登台,一个二个斗废后步入空门的不少,从此人间蒸发。褚老是硬汉子挺着腰板站着的,这辈子肯定不会上哪个寺庙当和尚。

果园有果树34-35万株,几年后到盛果期,每株结果60-70公斤,年产两万多吨。跟他干的农民,年人均收入2-3万元,干一年等于守着那“一亩三分地”十多年。褚老说:“我种点果子,国家少进口点水果。果园到这个规模不再扩大了。等再有点钱,把果园周边的斜坡砌成保坎,避免水土流失,改善生态环境。另外,也带动了一些下岗工人二次就业,帮助农民也增加点收入。现在我最担心的是他们的娃娃。农民不会教育孩子,有钱了买摩托,二三千的还嫌不够好,要买七八千的。一天骑着瞎转,不劳动。过去说出门挑担子,腰你得先直起来。现在他们是直不起来,没有谋生的本事,今后如何得了”。褚时健饱经沧桑,心忧天下,至真至诚,于国于民,办点实事。精神崇高啊!

褚时健什么大场面没见过,但风光不张扬;褚时健什么大霉没倒过,但倒霉不气馁;褚时健什么大跤没有摔过,但跌倒他又站起来了。特别是现在,一身布衣,两碗干饭,谨言慎行,为人低调,埋头干自己的实事。人生修炼到这个境界,精神乃超凡脱俗了……

云南民族商会筹委会秘书长杨振颇有感慨地说,我们这是一次“心灵之旅”,商会的企业家应该向褚老好好学习。我们工作中如果碰到什么困难,事业中遇到什么挫折,想想褚老,会增添勇气,那还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的,有什么坎过不去的。他说的话,代表了大家的心声。

褚老盛情邀请大家,今年11月后,橙子熟了,满山飘香的时候,再上果园来。大家欣然应邀。

笔者盼望着,亲自从树上摘一个橙子,吃上正版“褚橙”。

本文谨代表作者个人观点


责任编辑:谢浩录入:王俊春
民商网-云南省民族商会官方网站 云南民族旅游网-《环球游报》 大理崇圣寺三塔景区官方网站 | 国家5A级旅游景区 大理旅游网-大理旅游集团官网